武汉医生李文亮带着训诫书离世:民间“吹哨人”的评价难题和维稳争议

 

《武汉医生李文亮带着训诫书离世:民间“吹哨人”的评价难题和维稳争议》
©Weibo

2月6日晚间9点多,武汉肺炎“吹哨人”李文亮医师的死讯传出,部分中国媒体发出快讯后又更正为“正在抢救中”,直至7日凌晨才由武汉中心医院证实李文亮病逝。

美国媒体评论称,中国处理李文亮死讯的消息,是为维稳所做的错误决定,这可能动摇中共政权统治的基础。台湾学者批评,中国政府决策“荒谬、蛮悍”。

李文亮病逝后,中国社交网络上再次掀起为李文亮等8名遭训诫者平反并要求言论自由的呼声。香港媒体注意到,微博文章中标记“我要言论自由”一度收到超过280万个阅读,但相关发文几乎都已遭删除。

死讯混乱的背后

李文亮的死讯是2月6日晚间9点多,开始在中国社交平台上铺天盖地地流传。大约一小时后,《环球时报》旗下的《生命时报》在微博发布李文亮去世消息,《人民日报》、《环球时报》等官媒也在晚间10点陆续表示哀悼。

全球各国媒体也在这时候,公布李文亮病逝的消息。

不过,《财新》记者却在晚间11点称李文亮“生命垂危,但在ICU使用ECMO抢救”。随后,《环球时报》也改口称李文亮正在抢救中,一时间消息混乱,多个中国、香港媒体收回死讯报道。

《武汉医生李文亮带着训诫书离世:民间“吹哨人”的评价难题和维稳争议》
李文亮1月31日在病床上,说出自己被公安局传唤的原委。 ©Weibo

2月6日至7日凌晨,李文亮的生死成为整个中国、世界讨论的焦点,外界质疑中国政府是否为了维稳而隐匿消息,真相为何,至今仍没有官方说法。

一名驻北京的中国记者向BBC中文表示,希望中国官方公开李文亮急救过程,以厘清为何病逝消息会前后矛盾,才能使外界停止猜测,否则大家倾向认为这是政府仍在隐匿消息。

但他也坦承,要相关单位公开急救过程几乎不可能。

《武汉医生李文亮带着训诫书离世:民间“吹哨人”的评价难题和维稳争议》
李文亮生前在网络上发布的疫情细节。 ©Li Wenliang

另一名中国新闻编辑向BBC中文透露,其任职的媒体有收到指令,不评论、不炒作有关李文亮的死讯。她表示:“有时上面的指令,反而能核实讯息。”因此当他们收到指令时,就确定李文亮真的死了。

有网友称,这是“中共当局控制舆论的老手段”,因为直接公布死讯公众愤怒太大,要把愤怒转化为对奇迹的失望。

2月7日凌晨3点多,武汉中心医院表示李文亮于2时58分过世的死讯。

对于中国疑似控制言论的做法,该新闻编辑表示“不意外”,但她说,这是整个体制的问题,不是单单一个人能负责的,“有时一个人的一个举动,可能会害整个领导层丢了工作。”

她认为,中国政府也不希望李文亮病逝,因为他死了,就会成为一个符号。并说:“李文亮因为预警疾病而被训诫,后来用生命证明了自己所说的事实,最后却被迫形成悲壮的结局。”

维稳优先?

国际特赦组织东亚区域的主管轲霖(Nicholas Bequelin)发表声明表示,李文亮病逝突显中国当局是如何为了维持社会稳定,而压制对公共利益有关的重要讯息。

他并呼吁中国:“必须从李文亮的例子中记取教训,没有人应该因为公开示警,或者可能使政府蒙羞,而受到骚扰或处罚。”

不过,从处理李文亮死讯的方式来看,中国当局似乎未得到教训。

长期研究中国新闻、台湾大学新闻所教授张锦华对BBC中文表示,中国政府延后发布李文亮死讯消息,考量的是维持社会稳定,并说“在人命关天时,中国政府仍以维稳优先,显示这个体制已无法自己改变。”

她分析,中国政府前期对疫情资讯管控,导致人民对病毒不重视,因此才会如此严重。但中国当局却仍没有学到教训。

张锦华痛批中国政府“即使犯了多次错误,仍想要一手遮天,决策过程实在荒谬、蛮悍”。

她分析,资讯控管可是政府间层层官员为了自身权益,上下其手,整个体制变成无能反应。

美国《有线新闻网》2月7日发表评论指出,中国当局处理李文亮死讯的方式,加剧一场危机,动摇中国政权的基础。

评论称,过去几周中国加强了对讯息的管控。而李文亮死去,则证明中国当局的残酷。

中国是否能成功掌控大众情绪,还有待观察,但李文亮的朴实,已激起大众对他病逝的强烈反应。评论最后称,“若李文亮揭发疫情遭到训诫使中国政府蒙羞,那他的死,对当局则是是个灾难”。

李文亮是英雄吗?

李文亮原被中国官方定义为“造谣者”,后来被视为最早发布武汉肺炎信息的“吹哨人”,民众则在社交媒体上为他挂上“英雄”称谓。

《武汉医生李文亮带着训诫书离世:民间“吹哨人”的评价难题和维稳争议》
李文亮上传了一张武汉市公安局下属派出所让他签字的训诫书。 ©Li Wenliang

中国舆论将李文亮刻画成说真话的普通人或小人物,网友称:“他在微信发布疫情,只是在做对自己认为对的事,却必须遭受训诫。”许多人对他的死感到震惊,纷纷在网路上表示哀悼。

化名为“守望者”的中国法律媒体人在台湾媒体撰文称,“李文亮只是我们这个社会中小心翼翼活着的芸芸众生一员,他不想惹事影响到正常生活,所以警方让他闭嘴、他就闭嘴了。甚至他连自己都没防护好,最终因感染病毒去世。”

铺天盖地的网络评论将李文亮视为“英雄”,但中国官方似乎陷入了不知如何定义李文亮的窘境。

《中国内参》(China Neican)的联合编辑倪凌超(Adam Ni)向BBC中文分析,李文亮是“英雄”还是“造谣者”官方已经失主导权。“由于人民情绪反应激烈,因此当李文亮死讯传出,官媒第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描绘李文亮这号人物,才会拖延证实其死讯。”

倪凌超说,中国当局对于李文亮死讯的操控,是件丢脸的事情,“就连死,都必须要中国独裁者同意,起初你不同意某人说话,现在你不准他死?”

他强调,社会稳定及其政治利益对于中国政府而言,一定比资讯透明重要,“政党利益超越公共利益”。

倪凌超认为,“这是习近平及共产党,在六四天安门事件后面临的最大挑战。”

 

点赞

发表评论